4月2日第二届中国酒店金龙奖即将在北京举行

中央巡视组出马:国家电网终将挥别千亿级鲁能

  央企承担着国家使命,必须聚焦主业、改革发展

  但退出地产业,还需谨防国资流失

  2019年11月1日,无锡鲁能万怡酒店正式开业。 图源:鲁能集团官网

  这一次,鲁能再次由香饽饽成为国家电网的烫手山芋。

  3月20日至22日,中纪委公布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作为45家被巡视单位之一,国家电网在巡视整改材料中表示,下决心退出房地产业。这意味着,到了国家电网和旗下地产业务平台鲁能说再见的时候。

  央企退地,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背后,究竟经历了哪些博弈?而在退地过程中,又该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十年未完的大戏

  央企退地,始于十年前。

  2010年3月15日,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旗下的北京世博宏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击败了绿地集团,夺得当年北京地王海淀区东升乡地块,一时间舆论哗然,“央企造地王”、“造兵器的造地王”成为了业内外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0年3月底,国资委出面作出表态,严令除中国建筑等16家央企可以继续从事房地产业之外,其他78家央企必须限期退出。

  对此,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执行主席顾云昌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方面,国资委此举是为了避免过多央企进入房地产市场,从而引起无序竞争,另一方面,也是引导央企聚焦主责主业。

  随后,78家央企陆陆续续开启退地行动,包括上述北京海淀东升乡地王项目最终转手保利地产。但整整十年过去,78家央企的退出都是一出没能唱完的大戏,直到今天。

  当年,国家电网也不在16家央企名单中,这意味着国家电网也必须退出房地产业,而作为国家电网旗下运作房地产业的平台鲁能集团,也迎来了一次重大的危机。

  但国家电网的退地风波在次年就迎来转机。

  2011年,国资委再次公布,国家电网等主业为非房地产业务的5家央企获准保留地产业务,从而使允许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央企由此前的16家扩编至21家。当时,国资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一是鲁能集团开发地产时间较早,二是业务规模较大。

  顾云昌表示,整体看,近十年来,央企退地方式不一、进度不一。

  对于国家电网而言,鲁能集团一直保留至今。

  直到今年3月下旬,中纪委公布了45家单位巡视整改材料,多家央企均提到,要聚焦主责主业,持续深化改革,剥离一些非主营业务。其中,国家电网表示,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

  至此,国家电网挥别鲁能集团将进入倒计时。

  鲁能蛋糕有多大?

  从当初鲁能身陷舆论危机之际国家电网成功入主,到经历退地危机时的分分合合,近年来,鲁能集团一直疑雾重重。

  在地产界,鲁能一度被称作隐形的巨无霸。2016年,鲁能计划将部分资产注入到旗下上市公司广宇发展,重组文件披露鲁能及关联方都城伟业共有36家涉及地产的子公司。有证券机构预测鲁能的土地储备高达2000万平方米,货值超4000亿元。不过,对于鲁能集团到底有多少家底,一直是个谜。

  地产业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16年,鲁能集团以646.7亿的销售业绩,位列中国房企销售业绩第18名;2017年,鲁能集团的业绩再次提升,实现销售额881.7亿元,位列全国第22位。

  其时,鲁能集团业绩的增长令人瞩目。但此后,鲁能集团突然从各大行业排行榜中消失了。

  不过,广宇发展日前的一则关联交易公告则显露出如今鲁能的规模。这则公告显示,2018年鲁能集团的营业收入为491.9亿元,净利润45.2亿元;2019年前11月鲁能集团的营业收入为265亿元,净利润49.98亿元。数据显示,相比于2018年,2019鲁能集团的营收规模有所缩小。

  作为鲁能集团持股超70%的上市地产平台,广宇发展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上市公司广宇发展正处于发布业绩报告的静默期,不便过多透露业绩情况,但之前的业绩快报能反映基本业绩情况,总体看还是不错的。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此前的业绩快报显示,广宇发展2019年营业收入229.87亿元,相比2018年的270.6亿元下降15.04%,利润总额41.44亿元,相比2018年的34.29亿元增长20.84%,即营收规模下降利润上涨,与鲁能集团变化趋势一致。

  进入2020年,鲁能集团的业务规模进一步缩水。今年前2月,鲁能集团营业收入只有19.7亿元,净利润只有7773万元。很显然,鲁能集团的家底有些已经今非昔比。

  退地中如何避免国资流失?

  上述广宇发展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期也从媒体处听闻国家电网退出房地产业的消息,为此该公司专门向鲁能集团沟通此事,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答复。

  这位负责人进一步表示,这次国家电网剥离房地产业,应该是根据国资国企改革的要求推进,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他们只能等待消息,一旦接到正式通知,一定会发公告。

  在日前公布的巡视整改材料中,国家电网表示,下决心退出房地产业务,积极与国资委汇报沟通主要思路,促请国资委明确整改工作方向,按照国资委意见进一步完善退出和转型方案,加快推动整改工作。

  顾云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参照之前央企退出房地产业的模式,通过股权交易等方式,将鲁能集团转让到其他可以从事房地产业的央企,也是可以考虑的一种方式。

  “国家电网剥离鲁能地产,不再做鲁能地产的股东,这本质上是一个股权转让的流程,有一些事项需要格外注意”,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是要对目标公司的资产、财务(负债)、法律风险情况需要进行全面的评估调查。很多地产公司的资产是不动产,甚至还有不少是设定了担保的不动产,看起来资产不少,但是负债也往往不少。而且,是否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也是重点要审查的内容。二是要分析新股东的资金能力,是否有利于目标公司的发展。三是法律文书的审核把关极为重要。关于股权转让,相关的协议文件、会议纪要等都至关重要,权利能否实现,转让的目的能否实现,公司的控制权等,都需要通过这些文件去落实固定。

  王玉臣进一步表示,一般来讲,涉及这种重大国有资产的股权转让除了履行常规的地产公司股权转让程序外,还需要一些特殊的程序:一是还需要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尤其是国资委的批准。如果受让方不是国有企业,甚至还可能需要同级人民政府的批准。经过批准后,才能实施具体的转让流程;二是为了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选定受让方和确定转让价格的时候,需要更加公开公正,有的甚至还可能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进行等。整体看,既要具备可操作性,又要完全合法合规。

<!–article_adlist[

推荐阅读

北三县如何融入北京

]article_adlist–><!–article_adlist[

美国陷入抗疫苦战

]article_adlist–><!–article_adlist[

美国为何错过黄金期防控期?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article_adlist–>